哀悼深秋,忍受寒冬。成为和风,招来细雨。







永远都抽不到贞德。
没有她的每一天我都非常难过。



※你发现了一只到处刨坑的羊
凹凸淡圈,取关随意。
我爱黑贞。
双贞/alter组/莫崽
贞德厨。日常赞美贞德。
喜欢的cp很多,脑洞清奇,挖的坑不一定会填(。
我想被贞德抱抱(大哭)

终于可以把笔记本带去学校了嘻嘻嘻嘻
考虑下个月构思一篇清水abo的双贞
一篇莫剑(小莫xlily)

然而莫剑没梗orz

(大家有好的建议可以留言告诉我😉)

安详去世

*源自知乎,侵删

有点好奇现在光明正大写abo会不会被屏蔽哈哈哈哈哈哈

二三四

*你们听相声吗(
*戏作。ooc。我不吃药。

————————————————————————

夏季快要结束时,咕哒子在迦勒底会议室内搭了个台台,将所有的英灵召集在一起。黑色的潘德拉贡小姐翘着腿坐在第一排,黑色的贞德小姐叫她滚一边去,回应她的自然是无情的讥讽,眼看二人就要大动干戈,贞德小姐咆哮在即,咕哒子拍桌大喝:“胡闹!会议室内动手动脚,像什么样子!”无奈眼神虽不能杀人但仍有相当程度的威慑和警告之效,咕哒子不愿遭遇集火,声音立刻低了八度:“过会儿给你们安排一间训练室…”该怂得时候还是得怂,咕哒子深谙此理。安抚好了二位祖宗,其他人也三五组团地开始交头接耳,更有甚者居然在打扑克玩飞行棋,可能是...

想写男友力max的黑贞x白贞或者姊妹向的双贞…emm
哇,就是想看她们谈恋爱😄😄贞德是非常好的文明了

*成年人黑呆x(接近成年)的黑贞
*年龄差有
*是车

雪后初霁的礼拜六,阿尔托莉雅从事务所回来,看到贞德托住下巴,坐在门前台阶的一片暖和的阳光里,一见到来人,灿金色的双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灵动的火光。阿尔托莉雅在她身边坐下,贞德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捻起雪擦在她的鼻子上,阿尔托莉雅打了个喷嚏,贞德就指着她的鼻子咯咯笑,她被太阳晒得柔顺温暖的银灰色的发丝从耳后垂落在下巴边,肩胛骨似波浪一样起伏。前几天阿尔托莉雅在阁楼上遇见她时,她穿着一件紫罗兰色的羊绒连衣裙,黑丝袜从脚踝延伸至裙底。她一言不发地与阿尔托莉雅擦肩而过,阿尔托莉雅闻到她身上迷人的麝香(那味道一上午都在她的鼻子里绕来绕去),那时她是矜持得如同比利时超模。当晚,她就毫不客气地将阿尔托莉雅的房门砸的砰...

【FGO】Milacek

Milacek


*第二人称视角。cp:黑枪x南丁格尔
*私设有。


——————————————————————————————


“世界上只有军刀和智慧这两种力量,但最后,前者还是要屈服于后者。”



想象中她已经站在你面前了。而你想到了拿破仑的这句话,你并不像拿破仑一样富于激情与幻想;仅仅凭借一己之力,你也没有军刀的力量。现在深呼吸,好好想想你有没有智慧:当你在她面前站定——不要下意识摸着领结,不要低头看鞋尖,不要移开视线,不要紧张,不要退缩,更不要有所隐瞒,你要做的是直视她酒红色的双眼,然后开口说话——什么样的说辞最为妥当?你开始思考,尽管你已经想了一个下午...

【FGO】Fools.

Fools


 *现世paro,alter组(黑贞x黑无毛)
*两人都是特工的设定,私设多,ooc

 ——————————————————————————————


隔着一堵阴冷的墙,Alter听见了手机提示音的响声,单调却无休无止,手机或许是被什么厚重的东西压住了,声音虽被捂得严严实实,却依然漏出了些许滴滴答答的声响,像是从没有被扭紧的水龙头里漏出的水滴。Alter睁开眼睛,头脑昏沉,狭小的安全屋里阒黑一片。黑暗中,Alter把耳朵贴在墙上细听,声音竟显得有些曲折,仿佛穿越了墙体里不存在的迷宫,穿越了黑森林中层叠险恶的荆棘,穿越了曲折的管道口,颇有节奏...

【FGO】假以时日(1)

*本文中的Alter=黑saber,(父亲)阿尔托莉雅=白枪,母亲=南丁格尔

*涉及cp有:Alter组,剑莫剑

*现世paro,迦勒底特工队,私设有,ooc

 ——————————————————————————————


礼拜六早晨,黑贞德梦中碧蓝色的地中海在七月份炎热太阳的照耀下翻滚着雪白的浪花,天空高远,是被烧灼的炽热的瓦蓝色,山坡上繁花似锦,处处洋溢着林木的清香。银白色的灯塔矗立在山崖边,海浪低沉哀婉的呜咽声拍打着她的耳膜。在某个时刻,黑贞德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意大利的蓝天碧海以及清爽的维蒙蒂诺白葡萄酒。虽然她向来不喜甜食,但白葡萄酒的味道却足够醇厚清香...

© 南极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