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雁

ow/文野/凹凸





※你发现了一只到处刨坑的杂食羊。
喜欢的cp很多,脑洞清奇,挖的坑不一定会填(。
纯文字控,有子博。
欢迎交流脑洞;D





我应该试着填坑了(?)

【凹凸】愿赌服输

标题:愿赌服输 

作者:雁子 

分级:G

进度: 短篇完结

Fandom:凹凸世界 

CP:一点点瑞金和雷卡

摘要: 现世paro

Notes:有私设、ooc。

bgmhttp://music.163.com/#/song?id=34722449

正文↓

————————————————————————————

       卡米尔在思考跟着这群人出来寻欢作乐是否是个错误的决定。...


将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看做一片虚无的荒原的家伙,享受着舒适的中产阶级生活却鄙视中庸道德的中产阶级异类,受过良好教育却无法在现实中找到生存价值的知识分子,内心充满渴求却不知渴求为何物的精神漫游者,与世界,与人类,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一匹孤独的狼。这种人,在我们身边并不少见:一个内心自视甚高却在现实中无所适从的青年,一个不甘平庸企慕超越世俗的洁身自好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凡事喜欢追问意义的痛苦的文化人,他只限于在精神层面生活,他恐惧厌倦逃避真实的生活,他有知识却缺乏见识,他有思想却不够通达,他被自己的精神搏斗所困惑以至了无生趣。或许,我们自己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荒原狼”的影子。

   ...

Early to bed and early to rise
早睡早起
Makes a man or woman
好好做人
Miss out on the nightlife
渐渐遗忘夜生活。

emmmn我不能搞事了我要写满7W字的雷卡然后改id。

【凹凸/雷卡】胆小鬼(上)

标题:Coward
作者:雁子
分级:NC16
进度: 短篇连载
Fandom:凹凸世界
CP:雷卡 
摘要:凹凸大赛结束后返回现世 
Notes:有私设、ooc。下半部分含车(。
正文↓

————————————————————————

    盛夏时节,A城的雨习惯性下得没完没了。早晨八点,厚重的黑云争先恐后地袭涌上晦涩阴沉的天空,瓢泼大雨便倾泻而下。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整个城区笼罩在濛濛细雨中,远处蜿蜒的车道上照常车水马龙,再过半个小时,雾气渐散,城市又一次露出了它真实的面貌:喧嚣,繁华,却不至于那么索然无味。

   ...

'Tips.

先存

喜鹊:

*记一些脑洞/想法
*有ooc,配对非常多(都和卡有关),慎戳
——————————————————————


一想到雷卡双安,就觉得很美好
卡卡和安莉洁童话组cp,是蓝知更鸟x金丝雀的感觉?
佩利眼中的卡:话非常多但是很聪明的军师
帕洛斯眼中的卡:沉默却很有心机的喜好甜食的小鬼
雷狮眼中的卡:我弟,很厉害,什么事都打理得很好
安哥眼中的卡:被恶党带坏的迷途少年
埃米眼中的卡:同样是弟弟为什么人家那么优(厉)秀(害)


然后是瞎捏cp(涉及到的所有雷狮和安哥都是友情向)
1.背景是黑道,被悬赏四千万自己却毫不知情的金,来到酒馆里被卡卡发现,卡卡护送他躲避暗杀者一路送到了格...

【雷卡】Whisper.

喜鹊:

*痴汉雷,很ooc
*架空,有私设,第一人称视角
*送给什玖
*刚才有错字,删了重发。首段改了洛丽塔里的句子。
可以接受?
————————————————————————


卡米尔,勇敢的卡米尔,胆怯的卡米尔,冷静的卡米尔,温柔的卡米尔,口腔打开,气流散出又收紧,如同蜂鸟栖枝妩媚地收回羽翼。我闭着双眼在脑海里重新描绘出他的样貌,线条柔顺的面庞,细细弯弯似新月的眉眼,被春风吹出的枝蔓般的纤长睫毛,静默在幽静海湾的灿若星辰的蓝眼睛,我试着将舌尖卷起往后靠,让声音更显饱满圆润:卡——米——尔。


初次见到他是在洋馆的宴会上,明亮的灯光照射下宽敞的楼梯口,被人工制造的紫罗...

记录

记一些想法/脑洞。
—————————————————

1.塔罗梗
22张塔罗牌对应22个角色,似乎可以写成和《饥饿游戏》一样的大逃杀文。
假设把皇帝和皇后写成一对,好想看他们相爱相杀(x
假设把月亮和太阳写成一对,好想看一方死亡(x
审判者绝对是个bug!

2.百物语
来源于森鸥外的《百物语》一文,不过确实存在着这样一本讲满了怪谈的书。
百物语,大概是指很多人聚集在—起点上一百支蜡烛,每人轮流讲一个故事之后,就吹熄一支蜡烛的活动传说,当第一百支蜡烛被吹熄时,就会有真正的妖怪出现。
           ...

【双飞组】Illusion.

※乱写。我只是为了苏博士。
※场景:刚下夜班的艾玛莉小姐回家推开门————
————————————————————————

齐格勒身着宽松简衣,以小羊毛毯覆身,光裸着的两条笔直的腿宛若肚腹泛白的银鱼,正以一种白似新雪的贵妇猫式的姿态慵懒地交叠在一块,面庞上眼帘微垂,表情好不倦怠。桌上的啤酒瓶子已经见底了,忆起那翻滚在烈酒上的白浪花,莫非真能生出些许难舍难分的情愫?与空气里蔓延的酒精气息恣情缠绵的爵士乐悠扬地打着旋儿,邀请她蜂鸟似纤细的动人的睫毛翩跹,又轻轻撩动窗帘一角,放那白月光溪流一般地在地板上漫溢。十二月的世界如此晶莹剔透,半个月球沉入大海深处,而她也在屋内温热的阴影中沉浮,忽然沙发吱呀一...

【双飞组】未尽之言

《未尽之言》

文/雁子

————————————————————————

小艾玛莉初来乍到,没安营没扎寨小窝都没捂热,目标是在此地扬名,方法是组建帮派,最近比较有建设性的行动是满城找人给她刺青。

姑且算她手下的小弟问她,要什么样的刺青呢?

小艾玛莉不知道什么样的刺青能体现出威风八面,就说,青龙白虎,还有夜叉。

也不知道是哪儿走漏了风声,这话好死不死叫她家的齐格勒医生知道了,当时齐格勒就觉得两眼一抹黑,撸起袖子就出门,抓人她不会,逮小兔崽子她倒还行。于是,就在这样一个黄昏斜阳柳树巷子口,她迎面撞到了刚拿到全城最好刺青师的住址而高兴得走路不看路的小艾玛莉。

看,逮这个小兔崽子就跟用竹...

【双飞组】Trifle.

※阅读须知:
1.只是脑洞,记梗,很琐碎。
2.戏作,没逻辑,ooc。
3.每个脑洞都是独立的,各种奇怪的paro(x
——————————————————————

•《长眠无梦》

1.她们举家搬到了洛杉矶,法芮尔仍会怀念她们曾在欧洲滑雪时所见的大片深蓝的冷杉林和晕染成蔷薇色的天空。秋意渐浓,夕阳灿烂,某天她接到了一通电话,寥寥数语,教她沉默,于街边大把大把地掉了眼泪。无论如何,医院总不是人该呆的地方。她把安吉拉接了回去,安吉拉说她不再做梦了,法芮尔就握住她的手。
安吉拉晚上走的,距离她的生日还有不到一个月。

2.安吉拉被葬在原野上,很多人都来看望她,法芮尔神情茫然,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下午四点半...

下一页
©南极雁 | Powered by LOFTER